当前位置 > 娱乐新闻 >

龙舟竞渡:诸神的游戏大隐隐于市的“民间”样本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20-06-26 19:17

  巴晓光,祖籍黑龙江,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毕业后即加入福建东南卫视,担任主持人。曾创办主持《开心100》《非常音乐》、《娱乐乐翻天》等节目,并陆续于江苏卫视、安徽卫视等担任主持工作。历任东南卫视总编室副主任、节目部主任、策划部主任、913福建汽车音乐调频副总监,致力于“文艺改变城市”,推动福州本土文化复兴。

  他的另一个身份是龙舟划手,著作《诸神的游戏——中国福州龙舟的传统与禁忌》近日将由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访问了诸多与龙舟有关的人物,以龙舟为线索溯源福州地区的龙舟传统,还原古老的内河文化,呈现了一个独特的关于“民间”的样本。以下内容摘编自该书序言及《家园》杂志“龙舟之境”特刊部分内容,澎湃新闻经授权发表。

  我第一次在福州的闹市见到游神,大概是二十年多前的事了。那时我租住在斗池的一栋筒子楼里,对这座城市好巫尚鬼的一面一无所知。那天傍晚,天边有玫瑰色的火烧云,这座城市在那个年代还没有如今这么铺张的灯火,斗池路狭窄的街道慢慢被勾勒出黑色的线条,然后,在建筑的暗影与天边残存的明亮之间,一支游神的队伍渐渐现出踪迹。

  那是一支肃穆的队伍,先是两只巨大的灯笼,上面写着“九案泰山”“水路兵马大都督”“斗池总社”的大字,后面跟着“回避”“肃静”的牌子,然后是彩旗、锣鼓,接下来是胸口有个大洞,高度异乎寻常的神偶,我后来知道那叫“塔骨”。我人生第一次见到如此魔幻的场景,黑白无常、七爷八爷,还有坐在神案上被大汉抬着的温康二神神像,与我擦肩而过。他们的衣带拂过我的脸颊,我能闻到他们身上香火的气味。街道很窄,人们纷纷避让。两边店铺里正在争执的店主和顾客,刚刚还在抱怨路人的环卫工,都停了下来,面向这支游神的队伍行礼。时间在天色彻底堕入黑暗之前的那一刻,被凝固在我的记忆里。

  随后的二十多年里,我每年都在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里遇见过游神的队伍,他们可能是五灵公、尚书公那样显赫的神灵,也可能是不知名的“将军”或“大王”。在旧城改造进程最炽烈的这些年,在福州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近乎奇迹般地保留了充满野性的蓬勃的乡土信仰,这让我十分着迷。与那些关于这个时代的宏大叙事相比,这是一个真正的“民间”。

  当代文学批评家陈思和认为:“民间总是以低调的姿态接纳国家意识对之的渗透和改造,同时又总是从漫长岁月的劳动传统之中继承并滋生出抗衡和消解苦难、追求自由自在的理想的文化品格。”我始终认为,要想了解一座城市,我们必然要了解这种“民间”,必然要走进这种“民间”。四年前,我走进了一个此前完全陌生的“民间”——龙舟的世界。在城市化浪潮不可遏制地吞噬古老的宗族、信俗之时,龙舟成为一个载体,人们把不愿割舍的关于神灵的信仰、谱系的传续、境社的礼法投注其中,让龙舟成为这座城市的、一个关于“民间”的样本。

  福州龙舟的特色之一是,龙舟头不一定是龙。从大象到青蛙,从犀牛到熊猫,飞禽走兽俱全,形象各异。

  龙舟头——这便是福州龙舟最大的特色:船身有色彩鲜艳的鳞甲图案,船首的龙头可拆装,雕工精美,各里社村庄依本境的神灵信仰将之漆成不同色调、图案,如江边黄龙、远西白龙。但也有不是龙头的,如洋下村的鸡头,而且种类十分丰富。

  这样的情形古已有之,北宋熙宁间太守程师孟咏端午节诗附注曰:“闽中龙舟制作特异,有所谓白马、青蛙者,不尽为龙也。”自古,西湖周边村庄的龙舟就有“白马”“红马”之分。所谓“白马”是纪念白马王,即传说中汉闽越王郢的第三子驺寅的,舟身狭长,快速灵活,颇为知名。而“红马”就是我加入的湖头村龙舟队,龙舟头为马头,赭红色,配蓝带黄边的辔头。直到今天,每年端午,去西湖观龙舟的人都还能看见“白马”“红马”在湖面驰骋如飞。

  闽侯县尚干镇东升村的龙舟头也很有代表性。原本东升村只有一条龙舟,叫作古白龙,龙舟头是狮子头,境神为凤华坛。后来村落繁盛,分出三支,分别是过浦新白龙,龙舟头是大象头,境神为张大人;东升三白龙,龙舟头是豹子头,境神为齐天大圣;东升四白龙,龙舟头是虎头,就是尚干一带大名鼎鼎的“虎仔龙舟”,境神为华光大帝。一村四条龙舟,虽都是白龙,龙舟头却各不相同,而且没有一个是龙的形象。这样的情形不但福州罕有,也称得上独步全国了。

  不同动物造型龙舟头的寓意,有些比较好理解,比如龙、狮、虎、豹、犀牛之类,是想让龙舟借助这些猛兽的力量获取胜利;有些则要结合村、境的信仰传统去理解,比如水部蛤埕的龙舟头是青蛙,俗称青蛤,就是因为该境信仰青蛤将军。琼东河畔的水部蛤埕庵,实际上是一座蛙神庙,祀青蛤将军,又称“振威将军”;根据青蛙的不同花纹颜色,还有将其分别称为“铁线将军”“金线将军”的说法。从前蛤埕庵前停放着两条龙舟,龙舟头就是绿色的青蛙造型。福建的蛙神崇拜习俗主要流传于闽北、闽中等地,蛤埕龙舟的青蛙头正是这一信俗的遗存。

  福州有些龙舟头,看起来是龙头,但其实是龙与其他动物的合体,典型例子就是妙峰青白蛇龙舟。在北港江面上远远望见时,你会觉得它的龙舟头明明就是龙的形象;等船靠近仔细观察,你会发现,龙头颈部的鳞片要细小得多,颇似蛇鳞,即龙头蛇身。

  有些与其他动物合体的龙舟头虽然还叫“龙”,但增加了定语,比如马尾虾龙。所谓虾龙,是指龙头两边伸出了两根类似虾须的装饰,这是福州龙舟头中一款比较常见的造型。虾须,是虾的触须,也是妙物,传说中常为神仙所用。《汉武帝别国洞冥记》载:“马丹尝折虾须为杖,后弃杖而飞,须化为丹,亦在海傍。”在隋代,它也是兵器的名字。《隋书·礼仪志七》载:“床桄陛插钢锥,皆长五寸,谓之虾须。”但为什么有虾须的龙头不叫虾头呢?很大一种可能,是因为虾在中国的神灵信仰体系,特别是道教的体系中,位次较低,不像青白蛇,是五帝的手下,所以龙舟头虽有虾形,亦不能独称。


网站首页 | 关晓彤第一次录跑男时谁注意到鹿| 鹿晗关晓彤内斗?丁禹兮推荐迪丽| 关晓彤鹿晗同居是真的吗 关晓彤| 鹿晗和关晓彤一起上过什么节目?| 娱乐乐翻天20161220恋情遭追问 | 娱乐乐翻天 2016 12月| 娱乐乐翻天 2016 11月| 娱乐乐翻天]明星情事大公开:唐| 龙舟竞渡:诸神的游戏大隐隐于市| 娱乐乐翻天在线观看